极速体育在线

主页
极速体育在线

疫病中的荷兰与中国孩子

更新时间:2020-06-01 10:23:50

疫病中的荷兰与中国孩子

邹蓝/文,图

记得新会梁任公早年曾说过,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;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。我节选了四句。近日后浪前浪的喧嚣中想起梁任公这几句话,也有点意思。

进入21世纪的中国少年,有些是令人失望的。但是令人失望的孩子后面,是令人失望的父母/父母的父母。日本青少年研究所曾经做过一项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中国孩子参加课外体育活动的比例为8%,而日本为65%,美国为63%。近期中小学生戴着透气性很差,但是过滤病毒很有效的N95口罩跑步都不幸了几个。教师无知,当事孩子则按无知教师的吩咐如此跑步,憋气也不知脱掉口罩。哀其不幸啊。

而且因为长期缺乏运动,孩子们的体质也越来越差,动辄生病,四体不勤。五谷不分因为城市化那就更不用说了。粮食产在哪里?在超市。旅游到乡下,看见麦苗当韭菜。

现在的应试教育,就是通过死记硬背,把老师教过的内容像复读机那样重复标准答案。只知其然,无须知其所以然。既无独立思考的能力,就无想象力。

还不说独立思考,有些连独立生活的能力都不具备。八十年代曾有一个出名的湖南神童,13岁考上大学、17岁进入中科院硕博连读。却因缺乏生活自理能力,热了不知道要脱衣服、冷了也不知道要加衣服。因为无法管理好自己的生活,被学校劝退,连硕士都没有毕业。

至于到5年级不会剥鸡蛋壳,6年级还不会自己系鞋带,大学的衣服不洗,快递到家让家里洗了再快递过来的比比皆是。还有教师说,自己有个学生不会吃粽子。端午节他拿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粽子,却不知如何下手。

不少家长及教育专家认为,现在的孩子普遍胆小,不敢冒险;而在家里则窝里横小霸王。

说到这里,梁任公对此会失望,还是乐观?相信谁都有自己的结论。

正巧读到两个荷兰孩子的故事,感慨万千。人家的孩子学习到知识就增加了动手能力。俩故事都关联到海洋。一个是太平洋,一个是大西洋。毕竟是海上马车夫的后代。

太平洋的故事基本是单枪匹马的事。而大西洋的事,则是二十多人的一个团队。

2017年,荷兰工程师Boyan Slat设计了一款创新装置,通过洋流高效自然地收集海洋垃圾。这个项目的创始人,出生于1994年,2017年只是23岁。2011年,16岁的Slat在希腊潜水的时候,发现塑料居然比鱼还多,这次经历促使他在高中做了一个清除海洋塑料污染的学科项目,并在2012年做了一次TEDx演讲。2013年,为继续把这个项目做下去,Slat干脆中断了自己在知名学府代尔夫特Delft理工大学的航空工程学的学习,成立了非盈利机构海洋清理The Ocean Cleanup,一心一意为海洋清理主要为塑料的垃圾,并且在北太平洋的海洋涡流垃圾圈干了起来。

而大西洋的事,更是了不得。2020年2月,新官疫情在中国弄到翻天覆地,全球的影响只在于海外华人和华侨留学生情系桑梓,关爱家国,买空了好多地方的口罩。这时一群来自荷兰多所高中的中学生,飞去大西洋彼岸的加勒比海,参加一个为期6周的帆船学习项目。他们的原计划是,3月从古巴飞回荷兰。但谁都没料到,真的到了回家的日子,却没了跨洋航班回家。这个团队做出一个彪悍的决定,就像他们的祖先一样,驾船横渡大西洋,回到大洋彼岸的家乡。

一艘1920年的百年老船,前些年全船翻新,改装成机帆船,排水量355吨,配480马力柴油发动机,有点像一艘较大的游艇。如果遇到大级别的风暴,在灭了泰坦尼克号的大西洋里,这样吨位的船,也不过是海神波塞冬的一个玩具。

这么个冒险的决定,孩子们的父母同意签下中国说法的“生死文书”。

这段航程,与1492年的那次著名航程正相反。哥伦布Cristoforo Colombo带队从南欧伊比利亚半岛出发,最后跨越大西洋到达加勒比海。现在的荷兰孩子,要从加勒比海,反方向到达欧洲海域,然后经西班牙与法国西部的比斯开湾(西班牙称Golfo de Vizcaya,法国称Golfe de Gascogne),过英吉利海峡(English Channel),进北海(North See)而到荷兰。

这群孩子最小的14岁,最大的17岁。3月18日,在12名船员和3名教师的照看下,24个荷兰孩子踏上了这次横跨大西洋的7000公里回家之旅。

这段旅程,靠他们自己学习到的驾驶帆船技能,参与各环节的实习,如驾驶,导航,维护设备,瞭望观察航路状况,接收海洋水文气象信息,升起和降下风帆并将其按规定折叠。打扫船上的卫生。这基本上可以算帆船培训后的机帆船考试。还不说大洋中无互联网,生活艰苦。经过38天的航行,包括在大西洋葡萄牙属地亚速尔岛Azores的补给,这艘孩子们参加驾驶的船,在4月26日抵达荷兰哈灵根港。

初中生到高中生的年龄,这么强悍的能力和意志,还有商议决策中牵头孩子的领导力,以及开明的家长们。

在中国,比方说2019年春节后琼州海峡漫天大雾,火车汽车轮渡无法开行,好几万辆车堵在海口;如果这时有中国中学生团队能在船员监护陪同下,参与驾驶机帆船从海口到几十公里外的北海港。如此能力要申请知名高校入学,肯定是加分的表现。

看到荷兰孩子的这两个故事,回过头再想梁任公梁启超的话,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。在中国,不知作为前浪的家长和社会上的前辈,会怎么想?

在网络化的智能时代,各行各业的领导力,可能会主要体现在基于良好的教育之上的好奇心,想象力,以及将知识转化为动手技能的行动力,当然,还有独立性。

可以反过来想一下,一个干练的团队,会容许没有想象力,没有动手能力的人存在?

就此而言,官二代也好,富二代也好,如果有想象力和行动力,当然是锦上添花。但是平民百姓子弟,有想象力和行动力,肯定比没有想象力和行动力的官二代富二代好。因为钱和所谓的人脉,换不来想象力和行动力。而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,需要的是想象力和行动力。

家族企业能干的创始人一代老了之后,新一代若缺乏能力,就只能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,这就是同样道理。

2020/5/10

封面图,内文图。无锡雪景,2018年2月。

少年海洋孩子回家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