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体育在线

主页
极速体育在线

一家年营收10亿的销售型企业 疫情中的转型决策生死4小时

更新时间:2020-06-30 21:30:53

私董手记,干货输出

议题:疫情后,一家行业领先的科技贸易企业X公司如何转型研发生产?

人物:X公司董事长老伍和他的10位私董小组成员

私董主持人:刘佳砚

地点:五五私董空间

时间:2020年6月份

背景介绍:

X公司是一家科技产品的销售企业,每年营收规模近10亿,在业内处于数一数二的地位。几年来公司业务顺风顺水,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,可能对销售业务造成断崖式影响。

这背后要从疫情和中美关系讲起。

X公司很多产品货源依赖于国际进口。疫情期间,国际停产、交通阻断,这意味着货源断供,公司可能面临没产品可卖的困境,公司业绩可能因此大幅下滑,而且不知何时才能恢复。同时,一些已经卖出去的产品可能无法交货验收,导致尾款迟迟难以收回。这样一来,公司的现金流将受到很大影响。

依赖于进口的科技贸易公司,竟然会面临如此困境,这是董事长老伍过去从未想过的。

此外,更加严重的一项隐患在于——中美关系。美国裹挟世界要与我们脱钩,这次疫情无疑加速了更大范围技术脱钩的可能性,在供应链上造成长期的潜在危机,更让人不得不未雨绸缪。

另一方面,国家一直在倡导企业以创新为驱动,自主可控、自力更生,对科技产品进行国产化替代。

两相权衡,X公司终于决定开始行动——求变。

之所以说终于,因为长期以来,X公司的战略路线都非常聚焦,它奉行的是充分发挥自己的核心竞争力:在产品端,整合全球优质资源,为客户寻找最佳的组合;在业务端,做好终端用户的销售和服务。

这个战略思想和定位也让X公司在自己的领域里不断突破,做到数一数二的地位。但是现在,是变的时候了。顺应大势,是更大的战略选择,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。

从国际疫情开始蔓延的这几个月以来,作为X公司的当家人,董事长老伍脑袋里的新想法一直冒个不停。对于他而言,已经太久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战略大思考了。这些年公司的业务按部就班,老伍几乎就是甩手掌柜,一周可以打两场高尔夫球。可是眼下,这种思考却不得不被快速提上日程。

近一月以来,伍总和高管们开了大大小小数次会议,进行了审慎的思考和碰撞,终于在转型上达成了一致。但问题是,走什么样的转型路线呢?

摆在他们面前有三条路:

直接并购国内优势产品;

做ODM贴牌生产;

做OEM自主研发外包生产。

经过长时间讨论,伍总和高管们思想上仍然未能达成根本上的一致。老伍倾向于做ODM,而两位重要高管却力举并购。

现实是,无论是哪条路线,他们都从未做过,甚至都没有涉足过,只能凭借过去一知半解的印象和一些快速的询问和学习,来进行逻辑上的分析判断。

但他们也深知,战略决策本就充满不确定性,它太重要了,它关乎公司的未来。而对这种不确定性的驾驭是老板作为一家之长的最重要责任之一,关键时候就得老板说了算。

众任压在老伍肩上,他不再有心情打高尔夫球,整日翻来覆去思考各种方案的可行性。

虽然老伍似乎决心已定,要走第二条路线做ODM,但他也知道这条路有很多风险和陷阱。比如,ODM贴牌生产如何控制质量?如何防止制造商在成熟后甩开自己直接去对接用户?又如何做好价格控制,防止因自己不懂,信息不对称花冤枉钱,在成本上丧失优势?

……

另外在决策上,他也保持对自主研发的开放性,诚然,自主研发难度大、跨度大,但有木有这种必要和可能?

这一切都在老伍的脑子里交错盘旋,而在公司内部,与高管的讨论已经很难再进一步,接下来怎么推进?

他想到了自己加入的“五五私董小组”。

小组里有好几位做研发和制造的企业家成员,也有经历过转型路径的企业家兄弟,何不听听他们在ODM\OEM上的实操经验呢,于是他召集了一次私董会。

作为议题人,老伍带上了X公司的3位高管,让高管们也一起来参与私董会讨论。同时,参加私董会多年,他非常信任这帮兄弟,也想开放性地听听企业家成员们在路线选择上的看法。6月,一场关于“科技贸易公司如何转型”的私董会就这样开始了,除了来自X公司的四位核心人物,还有10位五五私董会小组成员,他们来自医疗、医药、环保、电力设备、家装、IT等不同领域,企业营收大都在1亿 以上。

如果你是一个参加过专业私董会的企业家,你会发现,私董会上展开的讨论是完全不可预期的。

作为有多年经验的私董会议主持人,我对一场私董会的走向也是无法预判。因为你不知道这场会议会发生什么,会走向何方。老板最初期待的答案是一个,而会议结束后的收获却常常是另一个。

在这样的翻转过程中,老板的思想被纠偏,被扩展。比如可能从某一业务细节中被升级到一个新的视野和高度。这样的翻转时时会发生,这也是私董会特别有意思,让人着迷之处。而我能做的,是相信在坐各位老板们的集体智慧,相信议题人的智慧,相信场域的力量,随顺推动这些智慧的流淌与交织。

X公司的这场私董会也是在如此的翻转中进行的。

老伍进行简短的PPT陈述,介绍完X公司的背景、困境和议题后,进入提问环节。提问是私董会特别重要的一环,它就像一粒粒扔进湖面的小石头,让湖面不断荡起涟漪,让议题人思维的定势在不知不觉中转变。

一位少壮派的二代企业家会员周总首先发起提问:

“这个产品是否有足够的市场溢价,溢价在哪里?”

啊,什么,溢价?这个问题来的有些突然,似乎无关乎ODM, 也无关乎OEM。议题人老伍似乎没有太听清这个问题的所指,一时间有点不知所云。

提问的私董再次解释:“就是如果X公司自己做产品,凭什么就能卖出去?而且能有一定的利润保障呢?”

这个问题弯转的有点大。既不是直接问如何避免ODM的陷进问题,也不是问路线选择问题,而是在挖根。尽管问题有点tough,但议题人必须回答,因为按照私董会的规矩,有问必答。

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卖的出去,利润会是个什么情况?.... 如果说在这件事情上有溢价,那么应该是在1个方面” ,议题人老伍开始边思考边回答,“就是我们的品牌。其他方面,因为客户并不重叠,虽然都是一个单位,但是不同的部门,所以客户上需要有新的开拓... …”

这个问题象打开了一个闸门,把问题的视野带到了一个新高度:从运营的操作风险,到战略的定位考量。

紧接着,一系列问题讨论接踵而至:

新产品的核心价值是什么?

与现有业务在客户、销售上的协同关系是怎样的?

产品的市场有多大,趋势是什么?

所需要的核心能力是什么?

这种核心能力的载体是什么,如何可以获得?

并购的利弊是什么?投入产出是怎样的?深层的考虑是怎样的?

自主研发和贴牌生产的利弊是什么?投入产出是怎样的?深层的考虑是怎样的?

研发周期有多长?定制化还是标准化?

转型的团队构建是如何考虑的?

转型的初心是什么?是保险思维(抵御风险),还是 事业思维(创造价值)?

… ….

10位私董,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同,角度也各异;再加上叠加追问,十多个大问题,若干小问题,讨论眼看着就过去一个多小时。

沉浸在激烈的讨论中,在场的老总们似乎一点没有察觉到时长,从开始会议2个多小时没有休息。大家兴奋地刨根问底,核心问题经过层层翻涌,越来越清晰了。

作为主持人,为了老总们的身体,我忍不住叫了暂停。问题已经清晰,经过短暂的休息,各位私董蓄势待发,进入五五私董会小组专有的“洞见时刻”环节。

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这句古话在私董会上一次次被验证。即使在平常,在讨论别人议题的时候,自己特别擅长的分析和视角,放到自己的事情上,常常也会短路和失灵。这也许就是上帝的设计,让人类彼此需要,互帮互助。

“洞见时刻”是澄明和解析的结合。

澄明是对问题的定性,也就是照亮问题的本质是什么。解析是分析和提供解决之道的建议。这是集体智慧光芒照耀的时刻,也就是私董们在对事情的全貌进行探索之后,发表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建议: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什么?如果你是老总,你会如何做?

在认真梳理之后,10位私董们依次贡献了自己的观点:

第一位发言的企业家是同样在销售和服务行业打拼多年的刘总。

第二位发言的企业家是在自主研发和制造领域深耕多年的郝总。

第三位发言的企业家是已在转型路上探索近10年的卫总。

.... ...

最后一位发言的企业家是经营自有产品多年,正在向品牌企业大步迈进的周总,他似稍有遗憾地说,大家都已说的差不多了,我只想再强调一点,就是核心价值体系的建立......

企业家们的发言,像是打开了一个越来越宽阔的广角镜。俗话说,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,何况是10位精英企业家的思想汇聚

在此起彼伏的声浪中,事情也越来越清晰了:

X公司面临的处境本质是什么:科技贸易企业受国际政治经济的风险影响,如何保持持续发展?回答是:贸易 + 生产。

继续发挥客户、销售、服务端的核心优势,在进口产品上更加多元化。同时,选择某些品类产品做生产,逐步拥有自己的核心产品。

这个路径如何走呢?

对于贸易基因的企业而言,生产是个新课题。需要首先思考和抓住三要素:

产品的核心价值是什么?

这个核心价值来源于哪里?也就是核心能力是什么?

核心能力如何获得?

只有回答了以上三个问题,才能确定是并购还是OEM\ODM的路线选择。

在贸易转生产的路径中,可以从三个方向创造产品的核心价值,不同的核心价值要求的能力和路径不同。

核心就是2个词:创新、增量。

第一是找创新的方案化机会。这是最快捷的一种方式,利用客户端优势,做满足客户独特需求的定制化产品,做方案化组合,通过ODM或OEM实现均可,关键看产品。

第二是如果只能做标准产品,就要找“三新”:新产品/新需求、新市场、新客户。只能抢夺增量市场,存量市场很难撼动。

这种方式下,技术就是核心竞争力,而且技术是在动态、不断更新的,需要通过技术研发团队获得技术的持续研发能力。这种情况下,如何获得这个核心能力呢?有三条路线:

1)并购。

并购可以快速掌握核心技术,并获得技术能力、生产能力,锻炼管理能力。这个过程,打造团队,塑造核心能力,持续迭代真正实现转型。但并购非常考验文化融合的能力,融合不好,也可能舍了孩子也套不着狼。

2)自建技术团队。

这里要过2个关。一是“能力关”:客户端能力向其他能力转变;二是“文化观”:关系文化向创新文化的转变,基因重组难,建议新建公司。

3)寻找技术控“乔布斯”,做孵化。

与“乔布斯”合伙共建工厂,分股份,同时控制核心要件:定价权、核心资质。有效降低被技术“短路”的风险。

第三是从服务客户变为对产品的创新组和,塑造新的价值观念,领先于仅仅生产型工厂带来的价值。这要求不断传递新的价值观,输出给客户,影响新市场,影响员工。

以上诸方面的分析、建议和感悟,私董们都是结合自己企业亲身走过的路,有成功有教训,然后结合X公司的实际情况再发言。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,把“科技贸易如何转型研发生产”这条路越照越亮堂。

最终,谁也代替不了议题人做主,接下来伍总还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做选择。但是,对面临的选择,脚下以及未来的路,他无疑比任何时候都看得更清楚了。

最后,轮到议题人总结收获的环节。

只见老伍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面带一种释然和感谢的微笑,真诚地说:今天的信息量很大,收获很多,回去还要好好消化。

有三个确定的点是:一是不管哪条路,都需要新团队,新文化,现有团队从“贸易服务型”转为“研发生产型”,走不通。二是现在谈ODM和OEM还为时过早,我们要重新思考每条路的规律,综合衡量投入产出比,哪个成功概率更高,再明确路线选择。三是多了一种选择,第三条路线—— 孵化。

最后,伍总和大家明确了下一步将要落实的有关行动,并相约3个月后,再来和私董们复盘。

后记:

作为主持人,这次会议留给我两点思考。

第一、这是一次典型的“上翻”私董会议。由运营问题,上翻到战略定位和路线问题。在私董会议里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上翻,就是议题人苦苦思索一个问题,最终却发现问题的解决之道不在问题本身的层面,而在更高的地方。从而开始站在新的高度重新审视和解决问题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呢?一句当局者迷、旁观者清,似乎太泛泛了。迷,迷在哪呢?

第二、科技贸易企业转型研发生产,历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有人成功,有人失败,关键区别点在哪里呢?从与会私董们的分享中有两点特别突出,1是决心影响结果。转型的发心是什么?愿力有多大?2是对规律性的掌握影响结果。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而过来人的实践经验就是最好的学习素材,但还远远不够。这些经验是规律性的反映,从这些经验到商业逻辑的总结和清晰,再结合自身情况做出选择,才能对投入和坚持有踏实的信心。

直达55

直击五五“私董会”现场

在中国创立第一个私董会小组

始于2006年

从5000万加速到5亿

重点关注 GROWTH TO IPO 过程中的企业

北京、上海、山西

覆盖更多城市

2020持续创新

跨城私董小组上线

困境 老板 选择 挑战 未来